Warning: getimagesize(https://p3-sign.toutiaoimg.com/tos-cn-i-qvj2lq49k0/6409c8cea7ea49da8ceaae7ebf4cfe92~noop.image?_iz=58558&from=article.pc_detail&x-expires=1661757150&x-signature=xA9GMq75l1vT%2FqzolTmGn6J2D%2FQ%3D): Failed to open stream: HTTP request failed! HTTP/1.1 403 Forbidden in D:\wwwroot\z0313.com\wp-content\themes\arbutus\inc\template-tags.php on line 37

Warning: Trying to access array offset on value of type bool in D:\wwwroot\z0313.com\wp-content\themes\arbutus\inc\template-tags.php on line 40

Warning: Trying to access array offset on value of type bool in D:\wwwroot\z0313.com\wp-content\themes\arbutus\inc\template-tags.php on line 41

五分钟了解《卡莱战役》公元前53年罗马共和国和安息帝国进行战役

  为公元前53年罗马和安息帝国(帕提亚)在卡莱附近进行的一场重要战役。由罗马统帅克拉苏对阵安Xī帝国名将苏莱那(苏雷纳)。

  罗马军过于深入安息境内,Qiě主要Yǐ重Bù兵为主,被等候在那里的安息弓骑保持距离击败,安Xī有后备运输弓箭,罗马有龟甲阵也难以支Chēng。安息以不足二万的兵力大Pò罗马四万大军。

  最终,安息Jūn击败罗马军。克拉苏被杀,罗马Jūn团的鹰旗被夺,是罗马帝国最耻辱的战斗之一。

  

  罗马执Zhèng官克拉苏

  前54年,即恺撒进攻不列颠的Qián一年,罗马执政官克拉苏率兵四万入侵波斯安XīDì国。是时克拉苏已年过六十,正处于其一生事业的巅峰。

  他是罗马三巨头之一,Yě是罗马最富有的人。虽然拥有无与伦比的权力,金钱,美女和豪宅,克拉苏仍不能满足。故老相传,波斯帝国富甲天下,皇宫Zhōng藏金不计其数,克拉Sù对此早已垂涎欲滴。况且征服波斯还可以为他带来超越恺撒的显赫战功和无尽荣耀。他BìngBù太在意罗马元老院拒绝批准对波斯开战。因Wèi在他心目中,波斯只Bù过是又一个即将被征服的蛮Zú而已,这场战争几个月就能结束。他已经在考虑如Hè安排得胜回朝的庆典活动了。

  克拉苏身为罗马执政官,却对波斯的地理,历史,人文一无所知。不过他也懒得去了解。克拉苏深信,在他的七个罗马军团面前,任何军队都将是不堪一击的。而征服波斯只不过是一个开始,他还要继续向印度进军,完成亚历Shān大征服世界的Yí愿。克拉苏的Kuáng妄倒也并非全无道理。二百多年前,亚历山大就是率领三万希腊联军在高加米拉一举击破波斯皇帝大流士三世指挥的二十万大军,从而攻灭波斯帝国的。克Lá苏明白,自己的七个罗马军团要比亚历山大的马其顿重步兵强大得Duō。而波斯在他看来Zé已经没落了,眼前的这个所谓的安息帝国和二百年前的波斯帝国是不能Xiàng提并论的。

  安息帝国

  安息帝国的确不同于当年的波斯帝国。亚历山大所打败的波斯是农耕民族的古文明,那时的波斯军队除了几件新奇的兵器,如战象和战车外,基本的战术战略和希腊军队并没Yǒu多少分别。高加米拉战役是一场欧陆风Gé的会战,双方都以Pǎi列整齐的方阵迎敌。诚Rán,罗马军队代表了那个时代西方重步兵Zhèn战De最高水平。在西方,任何民族和罗马Jūn队打堂堂之阵的会战,都不会有太Dà胜算。然而,将波斯帝国取而代Zhī的ān息人,却是地地道Dào的Dōng方民族。他们会向罗马人展示一整套后者从所未闻De战术理念,而克拉苏则将为他的贪婪和无知付出生命的代价,他的罗马Jūn团也都不得不成为他的陪葬。

  安息人原本是居住在里Hǎi东岸的游Mù民族,可能因为受到异族的挤压而南迁至帕米尔高原。安息人没有文字,语言则属于印欧波斯语Zú。在古波斯帝国兴盛Shí期,他们是帝国的藩邦,一直为帝国Jūn队提供优秀的弓箭手。亚历山Dà攻灭波斯帝国后,帕米尔高原出现Quán力真空,安息人在这一时期迅速Fā展壮大。Qián250年,ān息部落首领阿萨斯脱离条支人的控制,建立了安息帝国。此后的èr百Nián中,条支人不断衰落,安息帝国得以向西面扩张,并且占据了两河流域的巴比伦和Sè琉西亚等大城。此时的安息和积极东扩的罗马共和国发生了碰撞。

  安Xī人是Mǎ背上的民族,他们培育出了非常优秀的马种。安息马不如欧洲马高大,然而强健有力,速度快,耐力好。安息De战马自幼便接受Xiǎo步快跑的训练,跑起来又快又稳。另一方Miàn,ān息人的弓箭和欧洲军队常用的弓箭也有不同。欧洲人的弓是以一根直木棍制成,取材通常选用Tán性Liáng好的紫杉木或柳木。欧洲弓在不用时一般不上弦,以防止材料Guò度疲劳。东方民族使用的弓则是组合反曲Gōng。弓的材质包Kuò榆木,牛角和牛筋等,以鱼胶紧密粘合,制成的弓是弯的,从Gōng背到两端弧度渐缓,最后Zài将弓反XiàngWān曲安上弓弦,是为反曲弓。反曲弓的形状Hé欧Zhōu弓截Rán不同。

  欧洲弓呈一个完整的弧形,而反曲弓则有两个弧形,在中央Wò把处内凹,整个弓的形状宛如骆驼背部的双峰。这类弓Yì常强劲,射程可达三Bǎi米,在五十米的距离内能穿鳞甲。相较之下,欧洲Jūn队使用的弓箭Wú论在射程还是Chuān透力上都望尘莫及。是以包括安息人在内的大多数东方民族都非常擅长骑射,即Pián是在快速退却时依然可以在马上回身射箭,其准确程度丝毫不受影响。安息军队的兵种和战术都建立在弓马娴熟的基础之上。安息Jūn队为纯骑兵,且以轻骑兵为主。轻骑兵的主要武QìShì弓箭,其次是一柄长刀。他们Zhǐ著轻便的革胄,以保证高度的机动性。轻骑兵通常采用游击战术,不会与敌人短兵相接,而是保持一定距离,Yǐ密集De箭雨削弱敌人De战斗力。

  Chú轻骑兵外,安息人和其他很多东方民族一样,Huán拥有一种铁甲Qí兵。安息铁甲骑兵全身披甲,其中头盔和胸甲为整块精钢打造,其Yú部位为鳞甲或锁甲,骑兵的脸部遮盖有一个造型凶恶的金属面具,坐骑的铠甲多为青铜质地De鳞甲,Fù盖全身,长及马膝。不过,由Yú身披重甲,在沙漠Dì带烈日的烘烤之下不得不忍受可怕的高温。安息铁甲骑Bīng的主要武器是一支长约3.5米的长矛,辅以长剑,铁锤或狼牙棒等。这些铁甲骑兵并不打头阵,而是待敌人Pī己方Qīng骑Bīng的箭雨大大削弱之后,趁其队形散乱时,排成密集阵形自正面冲击敌阵。虽然安息铁甲骑兵的冲击速度并不是很快,但却威力惊人,可谓是当者披靡。

  

  罗马Jūn队

  而罗马军队的建制和战术理念则全然不同。这一时期的罗马军队已Jīng过马略改制。其基本组织单Wèi为百人队,步兵数量WèiYī百一十人。

  一个罗马军团包括十个营,共五十五个百人队。第一营为主力营,执掌军团的鹰符,由Shí个百人队组成。其余营都只有五个连。

  一个罗马军团总共有步兵Lù千一百人。罗马步兵的Biāo准装备包括青铜或铁制头盔,此外只有躯干部分著铁甲或革胄,以保证Xíng动自如。

  其武器包括一面长方形木制盾牌,表Miàn蒙一层牛皮,Gāo1.2米,宽0.75米,又有三支标枪,其中一支为重型标枪,长约2米,还有一柄0.5米长的短剑。罗马军队通常由一个百人队组成一个纵深八行方阵,行列之间保持一米的距离,行与行之间错开站位。实战时,罗马步兵以方阵为单位逼近敌阵直至二十米的距离上,开始投掷Biāo枪。罗马军Duì的重型标枪射程不足二十米,但却威力巨大,能够穿透任Hè西方军队的盾牌和盔甲。标枪掷出后,罗马Bù兵就拔出短剑冲向敌阵,和敌人近身格斗。

  罗马步兵的格斗动作简练有效,通常是左手Wǎn盾抵住敌人,右手持短剑自盾牌下方猛刺敌人腹部。这种战法远比挥剑砍杀致命。罗马军团的一个营配属骑兵一队。主力营的骑兵约有一百三十二人,其Yú营则为六十六人。Yī个罗马军团总共有骑兵七百余人。罗马骑兵只著轻便的锁甲,武器为一面盾牌,一支标枪以及一柄长剑。罗马军中的骑兵多数来自高卢或日耳曼,他们的坐骑主要是Shēn高腿长的北非或西班牙种马。罗马骑兵都接受过步兵训练,因Cǐ他们落马后依然能够继续有效战斗。这一时期的罗马军队并不重视弓箭的作用,军中的弓箭手往往Dū是于战区当地临时招募的仆从部队,Shù量也并不多。

  此外,罗马军队在和欧洲游牧民族作战时,发展出一Zhòng龟甲阵。当罗马军队遭遇游牧民族大量弓箭的袭击时,便会收拢队形,第一排步兵以蹲踞姿势将盾牌拄地,第二排步兵将自己的盾牌置于Qián排盾牌Zhī上,第三排及Zhī后的步Bīng将盾牌举过头Dǐng,如同瓦片一般相迭。这样就组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盾阵。罗马步兵训练有素,能够迅速组成任何规Mú的龟甲阵。

  当此情势,克拉苏仍在强自镇定。他下Lìng罗马士兵一齐怒吼以壮声势。然而罗马人的士气已是极Duó低落,吼声有气无力,如同临终前的哀鸣一般。

  这一日的的战Dòu便是重复着以上那个模式。安息轻骑兵Yǐ弓箭削弱罗马人的阵线,接着铁甲骑兵冲锋扩大战果。一些身中数箭,痛苦不堪的罗马步兵扔掉盾牌,迎着ān息人的长矛而上以求速死。

  战斗Yī直进行至黄昏,安息人满意地撤离战场,回营休Zhěng。

  克拉苏明白胜负已定,是撤退的时候了。为了保证行军速度,他不得不下令将不能走动的五千多名伤员遗弃。罗马人打算趁夜色悄然离去。然而那些伤员们得知自己遭到遗弃,一时间哭喊,怒骂,哀求声大作,使撤退的罗马人胆战心惊,几乎是一Bù三回头,生怕被安息人发现。不过不喜夜战的安息人并没有出兵追击。于是罗马人安全地撤至卡Lái。

  次日黎明,安息人来到罗马军队的营地,将留下的五千伤员全部杀死。

  不久即有谣言传来,称克拉苏已在轻骑护Sòng下逃回叙利亚,卡莱城内不过是他的一些将领和余下的步兵。苏莱那怀疑这是克拉苏的诡计,立即遣人赶往卡莱,诈称自己有意和谈,要求约定时间和地点。克拉苏不知是计,亲自接见了Tā们。这批人当即回报,克拉苏仍在卡莱。于是苏莱那领Bīng赶至,将卡莱城围得水泄Bù通。

  缺水少粮的罗马人只得强行突围。最终克拉苏Pī擒杀,他带来的七个罗马军团四万大军仅有不足一万的残兵逃回叙利亚。

  

  世有传言克拉苏死于帕提亚人”黄金灌口”之刑,但是这只是戏剧性的传闻,但不论如何苏伦纳最终Huán是杀死了克拉苏,这是他一生中最伟大的功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