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时,德军要活埋犹太女孩:叔叔麻烦埋浅一点,我怕妈妈找不到

  1940年,在波兰奥斯维辛集中营中,成群结队地穿着单薄衣服的人排成长队被驱赶到了简陋的房子中。

  在寒风呼啸中,Yǒu的人穿着一件长袖在风中瑟瑟发抖,而有的人甚至只穿了一件短袖。

  “快点,走快点。”在这些满Liǎn愁苦的人当中,有几个端着枪、穿着厚实的军Dà衣的士兵在不Duàn地催促着。

  他们脸上De神情十分不耐烦,有时候Xiàn人走慢了,还会走上前去重重地踹上几脚。

  “叫你走Kuài点,你听不到吗,小心我一枪崩了你。”一个士兵抬起手中的枪,正对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的头。

  

  Rén们仿佛已经能预知到自己未来的命运一般,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一片茫然和Sǐ寂。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Ní?Zhè些人为什么会被关在这里呢?等待他们的将会是什么样的命运呢?

  残酷的战争,无辜的百姓

  战争一直是残酷的代名词,在人类的历史上,经常会发生Liú血牺牲的事情。

  每次人们一想到战争,脸上的神情就会不由自主地变得沉重起Lái。

  从十八世纪六十年代开始,人类的科学技术开始进入了腾飞的阶段。

  人Mén的创Zào能力得到了充足的发展,制Zào出了Hěn多的机器,而这些机Qì也逐渐取代Liǎo原始的人力劳动。

  机器在生产生活中的使用,大大地提高了人们的劳动效率,带来了一次生产和科技的革命,这次革命也被人们称之为“工业革命”。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工业革命之后,西方的经济Jìn入腾飞阶段,而人们De思想也不断地解放和变化。

  在这个新旧交替融合的时代中,就免不了会产生新与旧的矛盾,于是流血的事件又发生了。

  19世纪末20世纪初,西方国家为了重新瓜分世界以及抢Zhàn霸权地位,而爆发了一场世界规模内的战争,这也就是第一次世Jiè战争。

  主要的参Zhàn国虽Rán不多,但是波及的范围却特别大,伤亡也非常严重。

  当时,已经不再是冷兵器时代了,大炮、枪支早已在扎针中被发现出来,这些都是杀Shāng性非常巨大的武器。

  据专业的数据统计,第一次世界大战大概有6500万Rén参战,有3000万人在这次战争中伤亡。

  

  最后,Zhè场残酷的战争以协约国阵营取得胜利而Xuān告Jié束。

  Jiù在人们以为世界将会重新恢复和平的时候,这些帝国主Yì国家却因为分赃不均而产生了更为激烈的摩擦。

  1939Nián9月1日,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

  相比起第一次世界大战,这一次的世界大战波及的范围更广,涉及到的人口也更多。

  这次战争,一共有61个国家和Dì区加入,世界上有20Yì以上的Rén或主动或被动地卷入了战场当中。

  战争结束之后,全世界范围内大概有7000万人口死亡,1.3亿人受伤。

  

  在欧洲战场上,纳粹德国是法西斯阵营的一个重要的势力。

  在这次战争中,德国纳粹分子为了排除异Jǐ,大肆宣扬种族主义,并修建了很多的集中营。

  集中营的形式有很多种,有的是单纯地限制关押在里面的人的人身自由。

  严重一点的,会强迫关押在集中营中的人进行体力劳动。

  但是,二战Shí期,纳粹德国的集中营却非常惨无人道,它只串门来进Xíng种族屠杀的场所的。

  在希特勒的带领下,纳粹德国的军队侵占了很多的国家,所以在这些被侵略的国家Zhōng也建Lì起了集中营。

  

  纳粹德国认为,世界上,最高贵的应该Shì日耳曼人,他们存在着先天的种族优势,也应Gāi享受无与伦比的地位和财富。

  而在纳粹德国的Yǎn中,犹Tài人则是最底层的Cún在,甚至应该Zhí接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基于Zhè个原因,无论是居住在德国境内的犹太人,还是其他国家DeYóu太人,都是纳粹德Guó迫害的对象。

  纳粹德国De士兵把这些犹太人全部挂进了设立在各国各地的集中营中。

  而奥斯维辛集中营Jiù是纳粹德国建立的一个最大的集中营,它因为位于波兰加尼Xī亚奥斯维辛附近而得名。

  奥斯维辛集中营修建于1940年,主Yào关押的是德国和波兰两个国家的犹太人。

  

  在集中营中,纳粹德国Jìn行了很多惨无人道的人体试验,还进行了灭绝人性的种族屠杀。

  奥斯维辛集中营中,有专门修建起来的焚尸炉,用毒气杀人的浴Shì,还有专门用来存放尸体的地窖。

  据后来专业学者的统计,在奥斯维辛集中营中,大约有400万人惨遭迫害。

  这是一场非常Cǎn重的灾难,在战争过去之后,这段悲Shāng的历史才缓缓展现在众人的眼Qián。

  一个叫做罗玛的女孩

  1944年,在波兰与德国交界的一个小镇中,原本Shēng活着幸福的一家三口。

  年仅五岁的罗玛从小就深受父母的疼爱,生活得非常无忧无虑。

  

  罗Mǎ的父亲是一个犹太人,种族遗传De经商基因让他颇有生意头脑,从而在当地成为了Yī个赫赫有名的商人。

  在五岁之前,罗玛的童年无疑是快乐的,优渥的家Jìng可以为她提供很好的物质条件。

  因为家中只有这一个孩子,所以罗玛在家中就是老大,生活得Shùn风顺水。

  父亲每次回家,都会给罗玛带一个礼Wù回来,这份礼物深受罗玛的喜爱。

  母亲每天都会细心地照顾罗玛,给她讲睡前故事,还会经常带她出去玩。

  罗玛经常去街道上和附近的小伙伴们玩耍,因为她生得可爱,所以罗玛很受小伙伴们的Xǐ爱。

  

  但是,五岁之后,罗玛的人Shēng是灰暗的,是残酷的。

  她刚过完五Suì的生日没多久,纳粹德国来到了这个平静安乐的小镇上。

  他们大肆闯进居民的家中,抢走了很多的财物,当得知这家人是犹太人的住所,他们还会理所当然地占据这里,让原本的主人露宿街头。

  之后,他们会砸毁犹太人开的商铺,把里面的物品洗劫一空。

  纳粹德国的军队拿着枪Zhī把这个小镇中的犹太人集中在了一起。

  这个小镇的人口本来就不多,犹太人只有5000个,但纳粹德国依旧不愿意放Guò他们。

  

  罗玛的父亲是血统非常纯粹的犹太人,罗Mǎ自然遗传到了父亲De犹太血脉,也在这5000个人之中。

  而罗玛的母亲虽然是个波兰Rén,但她舍不得和自Jǐ的丈夫、女儿分开。

  这个勇敢善良的女人,不Gù亲戚朋友的阻拦和反对,找到了纳粹的士兵,要求主动跟丈夫关在一起。

  而对于纳粹德国来说,多杀一个少杀一个对他们来说已经没有Qū别了。

  就这样,这些已经彻底泯灭了人性的人,没有任何顾虑地同意了这个Yào求。

  很快,他们被驱赶Dào了密闭狭窄,人群拥挤的火车上,这辆火车的目的地就是奥斯维辛集中营。

  

  在这个过程中,火车车厢挤挤攘攘地站满Liǎo人,空气也变得十分污浊。

  而火车的每节车厢都是密闭的,里面没有水和食物,无论人们怎么叫喊,纳粹士兵也不愿意给他们一点施舍。

  在这样环境恶劣的火车车厢中,很多身体素质比较差的人,还有一部分老Rén和小孩就这样离开了人世。

  进入奥斯维Xīn集中营之后,罗玛很快就和父亲分开了,她只能紧紧地牵着母亲的手。

  她们Zhù在一个人Kǒu拥挤的简陋房子中,这个房间中关押的也都是犹太人。

  她们每天都要出去干很繁重的体力活,只有夜晚到来的时候才能得到片刻的休息。

  

  罗玛因为年纪小,不用出Qù干活,也不怎Yāo惹眼,所以就被母亲藏在了住De地方。

  但是,纳粹把这些人关押在这里的目的当然不是为了简单地Ràng他们干活。

  很快,一部分身体素质不太好的人Pī士兵带了出去,再也没有回来过。

  罗玛和母亲居住的房子里,也有几个床铺空出来了。

  那个时候的罗玛,还不懂得这些空置的床铺意味着Shí么,但她从母亲Yǐ及其他阿姨的沉默中,还是感受到了一丝丝悲伤。

  Hěn快,Yòu有一批Rén被带Liǎo出去,熟悉的面孔渐渐减少,但是空置的床铺却变少了,因为不断有新人被送了进来。

  

  罗玛的母亲从前家庭环境极好,她从来没有干过活,所以渐渐地,她也快支撑不住了。

  罗玛的母亲脸色苍白,看着女儿的眼神充满了焦虑和担忧,内心也非常不安。

  终于,在一Gè早晨,母亲被士兵驱赶到了一个公共浴室当中。

  这个Yù室不是用来洗澡的,而是用来投放毒气,进行人体试验的。

  而在Qián不久,罗玛的父亲因为干活慢了几拍,也倒在了纳粹士兵的枪口之下。

  就这样,罗玛成为了一个孤儿,Yī个人在集中营里艰Nuó求生。

  

  好在很快,罗玛就认识了一个年纪跟她差不多的女孩,她的名字叫安妮。

  那个对德国士兵说“可以把我埋浅Yī点吗,我怕妈妈找不到”的犹太女孩,结局如何?

  在奥斯维辛集中营中,ānNī同样是孤身一人,两个境遇相似的女孩很快就产生了惺惺相惜之感。

  与罗玛相比,安妮的经历其实还要更加悲惨一点。

  安妮一家都是Yóu太人,Suǒ以在纳粹德国攻占他们家所在的土地之后,他们一家就被送到了集中营里。

  很快,安妮的母亲就被纳粹士兵带走了。

  安妮的母亲知道此次肯定是有Qù无回,为了不让女儿伤心,她只能拜托其他人告诉女儿,“妈妈去寻找爸爸了,找到爸爸之后,很快就会来接你。”

  

  当时,安妮正在其他宿舍和朋友Mén玩耍,所以她就这样错过了与母亲的最后一次见面的机会。

  等安妮回来的时候,看着空荡荡的Chuáng铺,她也曾经哭闹Guò。

  但很快就有人把她母亲临走时说的话告诉了她,虽然众Rén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她们不忍心伤害这个幼小的心灵,于是纷纷为这个善意的谎言打掩护。

  在宿舍中所有阿姨的联合劝Shuō下,安妮相信了这个谎话,坚信母亲找到了父亲之后就会来接她,到时Hòu她们一家人就可以团聚了。

  她每天都会Guāi乖地坐在宿舍门口,等待着母亲和Fù亲的归来。

  每当夜晚来临,她就会躺在曾经和母亲一起睡Guò的简陋的木板床上,唱着母亲曾经唱给她听De歌谣哄自己睡觉。

  

  “安妮不能哭,我要在这里乖乖Dì等着爸爸妈妈回来,如果乱跑的话,他们会找不到我的。”

  每当思念像克制不住的野兽席卷安妮的心田的时候,她就会这样地安慰着Zì己。

  后来,她还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好朋友罗玛,还把哄Zì己入睡的歌谣教给了她。

  但无论等待多久,安妮都始终不Kè能等到父Mǔ的归来。

  而且,这一次,刽子手的屠刀也伸向了这个弱小无助的小女孩。

  一个清晨,大部分人都还Zài睡梦中,纳粹的士兵却突然闯进了Láo房。

  

  他们有些端着枪,有些拿着刺刀,把Suǒ有的人都赶到了外面,安妮自Rán也Bù能例外。

  一脸懵懂的安妮呆呆地跟在大人的身后,来到了一个Yǐ经挖好DeShēn坑旁边。

  原来,这些丧心病狂的人想要活埋犹太人,看DàoZhè个深坑的时候,很多人都明Bái了这一点。

  一时之间,人们脸上神色各异,有些人悲伤无助,有些人绝望惊恐,还有人克制不住地啜泣了起来。

  可是,年幼的安妮却看不懂,她还在心心念念Zhuó自己的父母,她每天抱着自己心爱的日记本,写着自己在集中营Nèi的所见所闻。

  “也不知道妈妈现在找到爸爸了没有,我好想他们啊,他们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找我呢。”安妮喃喃自语道。

  

  很快地,和其他的犹太人一样,安妮也Pī刽子Shǒu推到了深坑之中。

  看着泥土扑面而来,安妮也总算意识到了危险就在咫尺之间,她也终于感到了害怕。

  但Shì,她害怕的不是未知的死亡,而是再也不能见到自己的父母。

  “叔叔,能麻烦你把我埋浅一点吗,我怕妈妈到时候找不到我,她一定会带着爸爸来找我的。”

  年幼的安妮一Biān哭,一边忍不住跟那些Shì兵们祈求。

  可惜的是,纳Cuì士兵们并没有在意她的话,而安妮即Jiāng在另一Gè国度与父母团聚。

  安妮最终的结Jú是悲惨的,Dàn是她传达了一个普通人对于和平的期盼。

  -完-

  文 | Bù误Xiǎo星星

  编Jí丨书书